mrcat猫网
  咨询电话:13615337850

mrcat有app嘛

40年40瞬

    《中国经济周刊》微信号:中国经济周刊《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经济网站www.ce..cn(本文发表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50期)。2001年12月11日,中国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第143个正式成员。这是中国改革开放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中国加入WTO,为经济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和活力。中国以自己的发展推动了世界经济的发展。(2001年11月11日,时任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部长的史光生举杯庆祝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的签字仪式。)同年12月11日,中国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第143个正式成员。2001年12月11日,中国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第143个正式成员。这是中国改革开放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1986年7月10日,中国驻日内瓦代表团代表钱家栋代表中国政府正式提出恢复关贸总协定缔约国地位的申请,中国要用15年时间才能确立这一里程碑。1999年3月15日,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在国内外记者招待会上说:“中国开始通关和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已经13年了,黑发变成白发。是结束谈判的时候了。这个机会现在存在。首先,世贸组织成员已经知道,没有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就没有代表性,即他们忽视了中国潜在的最大市场。第二,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经验的积累,我们加强了对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可能出现的问题的监督和承担能力。因此,中国愿意为加入世贸组织作出最大的让步。朱镕基的讲话代表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决心和意愿,正是这种坚定意志的结果,中国才能最终完成入世谈判。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使中国深入融入全球经济,使中国找到了深化改革的坐标,使中国成为全球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使中国与越来越多的国家成为互利共赢的经济伙伴,也为世界提供了条件。有机会从更高层次了解中国,进入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最具潜力的市场。2001年至2018年,即中国加入世贸组织17年间,中国积极参与多边贸易体制,在国际贸易、投资、服务和技术方面与其他国家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资本、资源、市场和规则的一体化促进了中国利用全球要素来促进中国国内经济制度、法律制度和对外经济贸易制度的发展。不断变化使中国社会发展逐步向更高水平发展,极大地提高了中国的生产力水平。这是上海洋山深水港。上海港集装箱吞吐量多年来一直居世界第一。繁忙的港口是中国加入WTO后经济持续繁荣的见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17年来,分享了关贸总协定以来八轮关税减让谈判的成果,更广泛地分享了世贸组织的各种优惠待遇,大大改善了中国的贸易条件。数据显示,2001年中国GDP仅占世界GDP的4.02%,到2017年达到15%。根据贸易数据,2001年中国进出口总额达0.51万亿美元,仅占世界进出口总额的4.02%。到2017年,中国进出口总额达到4万亿美元,大约是2001年世界进出口总额的8倍,占世界进出口总额的12%,7.98%1个百分点。2001年至2017年的16年间,中国实际GDP年均增长率超过9%。因此,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为所有成员国提供了更多的贸易和投资机会,刺激了世界经济的增长。在过去的17年中,中国对世界经济和贸易增长的贡献最大,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和拉动率不断提高。2001年,中国实际GDP对全球实际GDP增长率的贡献仅为0.53%,对全球实际GDP增长率的贡献率为0.03%。到2015年,中国实际GDP对全球实际GDP增长率的贡献率为24.8%,对全球实际GDP增长率的贡献率为0.6%。在全球范围内,中国加入WTO为经济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和活力。中国以自己的发展推动了世界经济的发展。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带来的变化,不仅体现在对世界经济的大力支持,还体现在对世贸组织的承诺、对世贸规则的尊重、促进国际贸易规则向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中国作为新兴经济体的代表,推动了不合理、不公平的国际经济秩序的转变和全球经济治理的演变。但我们也应该看到,在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世界正在发生重大变化,民粹主义正在抬头,经济欺凌正在恶化。此时此刻,中国站起来成为全球多边贸易体系的坚定捍卫者,不仅对中国,而且对世界。孙振宇加入世贸组织是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当中国刚刚加入世贸组织时,国内对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批评声很大。一些学者和相关政府部门普遍担心这是“狼来了”。由于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协议中作出了许多承诺,包括降低进口关税、开放服务贸易市场、修改相关法律法规等,这些承诺有可能影响国内企业和就业,甚至影响社会的稳定和团结。因此,如何应对入世带来的挑战是当时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为妥善应对这一挑战,切实履行入世承诺,WTO小学生为省部领导专门组织了WTO规则培训班。朱镕基总理和其他国家领导人亲自授课,各省党政领导人也参加了培训。参加谈判的各部委领导人、专家学者,系统地阐述了培训班成员的有关WTO规则以及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需要进行哪些内部改革。除了国家一级的培训课程外,省、市和地方各级的培训课程也在全面展开。学习WTO规则,认真履行WTO承诺的浪潮在全国兴起。这是一项非常艰苦细致的工作。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过渡,中国政府根据承诺(连同19万多条地方性法律法规)全面修订了2000多条法律、法规,将货物进口的平均约束关税从43.2%下调至15.3%,放宽了准入限制。服务贸易分行业100多个,赢得了世贸组织成员的普遍好评。拉米总干事甚至就中国履行承诺一事发表了A+的评论。这一切来之不易。这充分反映了中国政府为履行WTO承诺所作出的巨大努力。我记得吴仪副总理指示我们“学习规则,熟悉规则,操作规则,积极参与规则的制定”。她强调,“在世贸组织的谈判中,我们不应该成为绊脚石或领导者。”因为我们刚刚加入世贸组织,我们是新成员。即使我们想成为领导者,条件还不具备。但是,尽管我们是新成员,毕竟,经济规模存在,其他成员不敢低估它。中国在WTO中的地位和影响力有一个发展过程。在世贸组织中,印度和巴西作为创始成员国一直是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我们是新来的,俄罗斯还没有加入世贸组织。长期以来,世贸组织的主要决定一直由欧洲和美国主导。美国、欧盟、日本和加拿大非常强大。主要是先私下讨论主要问题,然后再与其他主要发达国家进行协调。提案提出后,将迫使发展中国家通过各种关系和手段接受提案,这基本上就是例行公事。中国加入多哈回合后,在与印度、巴西、南非、阿根廷等国家的多哈回合谈判中,以及与东盟、非洲、拉美等发展中国家的密切合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发展中国家有两个重要的团队。一是以巴西、印度、中国、南非、阿根廷等为核心,由20多个国家组成的G20农业谈判。谈判是冒犯性的,要求发达国家减少农业补贴和农产品关税。最后,20国集团的许多建议被农业谈判主席提出的文本所采纳。例如,欧盟承诺削减80%的农业补贴,美国承诺削减70%的农业补贴,发达国家的农产品关税至少削减36%。另一个是G33,它保护发展中国家农民的生计,由30多个发展中国家成员组成。谈判小组由印尼领导,核心成员有印尼、印度、中国、土耳其、菲律宾和韩国。这些国家的农业相对脆弱,强调保护中小型农民的利益。为确保敏感农产品的进口关税不微减,同时降低关税,一旦外国农产品突然涌入,就需要建立专门的保障机制,并采取临时措施提高关税。不幸的是,多哈回合以失败告终,因为美国坚持其强硬立场,加上美国政府的更迭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世贸组织需要改革。在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多边贸易体制日益边缘化的形势下,一些成员国对WTO改革的讨论日益升温。这无疑是防止反全球化势头蔓延、维护多边贸易体系权威的可喜举措。我们必须承认世贸组织并不完美。缺点是,它太民主了,所有问题都需要协商一致。多哈回合之所以如此困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要一揽子解决20多个问题,在164个成员国之间达成一揽子协议太困难了,因此谈判17年来一直没有结果。我认为,世贸组织今天面临的最紧迫的挑战是如何让所有成员国重新遵守世贸组织的基本规则,不允许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盛行,不允许任何破坏世贸组织基本规则的企图获得成功。不能允许成员国的国内法规凌驾于多边贸易规则之上。保障WTO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的正常运行是当务之急。打破司法大臣选拔过程中的僵局势在必行。成员的抵制不应导致上诉机构的瘫痪。多哈回合成员国对今后的贸易争端解决机制改革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建议,但总的来说,成员国普遍认为,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比许多国际司法机构的运作受到更多的好评。通过成员之间的进一步协商,可以改进现有的一些缺点。在讨论WTO改革的过程中,为了防止美国退出世贸组织,一些成员建议把重点放在美国最关心的问题上,如政府补贴、国有企业纪律、竞争中立、强制性技术转让和加强知识产权等。适当的保护。事实上,这些问题中的一些已经在多哈回合谈判中得到解决,而另一些则是需要在今后的规则谈判中适当解决的新问题。这与WTO的改革不同。毫无疑问,每个成员国对制定新的贸易规则都有自己的关注和要求。例如,一些成员认为TRIPS协议应该得到改进和补充。现有的协议主要是从保护发达国家企业的技术专利开始,但是对技术专利进口商的利益关注不够。世贸组织应鼓励技术自由转让。如果政府想干涉企业,强迫技术转让是错误的。同样,如果一国政府想要干预企业,就不应该禁止技术转让,这违背了WTO的基本原则。只有鼓励企业间的技术转让,促进货物、服务、资本和技术的自由跨国流动,我们才能更好地造福人类。因此,WTO应当对政府禁止企业间技术转让的行为进行纪律限制。正如2004年在TRIPS和公共卫生问题上达成的协议一样,应该考虑各方利益的平衡。现在一些发达国家抱怨世贸组织对他们不公平。如果世贸组织不公平,对发展中国家是不公平的。目前,WTO的基本规则是在发达国家的领导下制定的。长期以来,发展中国家一直在不断改革,以适应WTO规则的各种规定。特别是,乌拉圭回合增加了服务贸易。TRIPS协议和TRIMS协议签订后,发展中国家在WTO中的权利和义务发生了巨大的反差,履行承诺的行政成本也大大增加。多哈回合谈判的初衷是集中精力解决发展中国家的不公平问题。这是世贸组织面临的重大挑战。因此,在探讨WTO未来改革的方向时,应充分考虑发展中国家的关注和要求。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回顾过去,应该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一个里程碑。我认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最重要的作用是给国内外企业的经营环境带来巨大的改善。投资和贸易环境的稳定性和可预测性对增强中外企业在经贸合作中的信心起到了重要作用。中国加入WTO对深化我国外贸体制改革具有重要意义。以前,中国只有12家外贸公司拥有进出口经营权。加入WTO后,三大外贸力量,即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在货物和服务进出口、吸引外资和外商投资等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由于来料加工和来料加工业务的广泛发展,许多企业直接加入了全球价值链,为提高我国企业的质量和国际竞争力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经过十多年的奋斗,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加入WTO对我国法制建设也起到了积极作用。WTO的许多基本原则,如透明度原则、非歧视原则(包括最惠国待遇和国民待遇)以及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原则,对国内各经济领域的立法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然而,为了迎接新的挑战,在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世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英国与欧洲分离,特朗普退出,反全球化,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的兴起,中美贸易战的逐步升级等等。中国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挑战。然而,今天的中国已不再是40年前的“海上横渡,展现英雄本性”。我国40年的历史证明,只有改革开放,中国经济才能发展。按照中国经济发展的节奏和自主的时间表,进一步开放和深化改革是我们迎接当前挑战的神奇武器。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在许多重要国际场合重申,“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但会越来越宽。”为了进一步深化国内改革开放,面对日益升级的中美贸易战,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平等对待国有企业、外资企业、民营企业,解决中小企业融资困难、融资成本、市场准入等问题,进一步开放服务贸易市场,实行国民待遇管理。在获得外资之前,先列出消极清单,然后不断减少消极清单(目前从122个减少到48个)。但是,开放金融领域要谨慎,防止系统性金融风险。同时,我们要高举经济全球化的旗帜,维护多边贸易体制。为促进WTO谈判功能的恢复,多哈回合是“发展回合”。谈判的目的是集中解决发展中国家的关切和要求。既然这一承诺没有兑现,如果多哈回合剩余的问题能够与电子商务、投资便利化和中小企业等新问题有机结合,那么对新问题的讨论将更加顺利。一些成员建议,今后应更多地采用多边谈判模式,这将更有效。例如,ITA和GPA谈判是成功的案例。目前,EGA和TISA之间的谈判处于停滞状态,尽早恢复谈判可能是一个重要途径。在国际舞台上,我们必须继续扩大我们的朋友圈,加强与金砖四国、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和亚非国家的密切合作,以逐步实施“一带一行”倡议为纽带,推动与沿途“一带”的“自由贸易区”的谈判,促进不可替代性,促进中国环保署与中国、日本、韩国自由贸易区的谈判,促进中日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加拿大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可行性。总之,我们应该通过贸易和投资的多元化来减少中美贸易战对我国的负面影响。(口头:孙振宇;写作:孙冰,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文本编辑:新国芳,牛文新,新媒体编辑:王新京关注中国经济周刊的头条。请回到文章的顶部,并点击右上角的“关注”。